人长期做某件事情的动力可能分为三类:

  1. 理性
  2. 恐惧
  3. 愉悦

当然也可以分成两类,后两种其实都属于感性的范畴。

来自理性的驱动力,是指自己对当下的状况进行过仔细考量,做出了最符合自己利益的理性抉择。这就好比脑子里有一把专家的声音在对自己说,这样做,是最好的选择

来自恐惧的驱动力,是因为自己心底深处对某种可能的后果产生了强烈的恐惧,以致自己不得不通过做某些事情,来试图摆脱、抵御那个可能即将到来的恐怖后果。这就好像后背时刻被一把刀顶着,是不得不做。

而来自愉悦的驱动力,是自己每次做某件事的时候,心灵都好像被按摩着,产生迷人的愉悦感,以致自己根本停不下来

在很长的时间里,我都是极为崇尚理性力量的。甚至理性这个词,也是我被贴过的最多的标签之一。但是长期的实践证明,

情绪才是人类最强大的驱动力。

随之而来的苦恼是,我似乎始终没有确切抓到过自己的恐惧,或者愉悦

我尝试过对自己狠一点,甚至捏造一些恐怖故事来吓唬自己,奈何我的心太大,无所畏惧。

我也尝试过广泛涉猎,啥都搞一下,试图触摸那个愉悦的甜点,也没有奏效。

于是,长期以来,我几乎总是倚靠“理性的力量”,在做着应该做的事。当然,这可能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神奇的是,这几年来,我变得比以前更任性了许些。也可能是世界变得太快,不确定性太多,以前的所谓最好选择失去了说服力。

反正结果是,我似乎是突然觉得,好像没有太多应该做的事情了。于是,我就索性把步子迈得大一些,更投入地去折腾。

幸运的是,我好像有点摸到那个愉悦的甜点了,反正现在是挺难停下来的。


本文章已于 PRESS.one 签名,点击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