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风险这个词大概有三个阶段的认知。

以前,我对风险的理解就是

做某件事失败的概率

当我们说,这事风险太大了,大致意思是,这件事成功率很低,大多数是要失败的。

当我们说,这支股票的风险太大了,大致意思是,这只股票很可能要跌。

后来,我知道,这个理解跑偏了。但凡说到风险,其实都是针对某个特定主体的。

于是,我对风险的理解升级为

做某件事,我自己受伤的概率。

当我们说,这事风险太大了,大致意思是,如果我做件事的话,很可能会受伤。

当我们说,这支股票的风险太大了,大致意思是,如果我买这支股票,很可能会亏钱。

即使是做同一件事情,你的风险和我的风险干脆就是两回事。这个是 投资不能盲目跟随大佬 的理论基础,没想明白这点的人,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韭菜了。

最近,思来想去,我对风险的理解又进了一步,我觉得风险应该是

做某件事,或者不做某件事,我自己受伤的概率。

我们谈到风险的时候,通常都是在面对抉择,对于某个选项进行风险评估。我们容易忽视的是,其实不做选择也是一种选择

不做某件事的风险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机会成本。然而,即使是同一个概念,人类的认知系统对这两者却是区别对待的。

当我们说机会成本的时候,我们想到的是获取;当我们说风险的时候,我们想到的是损失。由于损失厌恶的认知偏误,我们不自觉地会对此更为重视和审慎。

举个例子吧,经常有人会说,转行的风险很大。这或许没错,但是也可以试着反过来想想,如果不转行,我的风险是什么?

所以,傻子才冒险呢,正常人一生都是在避险。


本文章已于 PRESS.one 签名,点击查看